<strike id="5rv5l"><b id="5rv5l"></b></strike>

      <address id="5rv5l"><listing id="5rv5l"></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5rv5l"><nobr id="5rv5l"><meter id="5rv5l"></meter></nobr></address>

      <form id="5rv5l"></form>

      <address id="5rv5l"><nobr id="5rv5l"></nobr></address>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借口“司法獨立”僭建“司法獨大” 香港司法機構存歪風

        2020-10-21 04:23:22大公報 作者:冼國強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現時在司法機構中存在一股歪風,將“司法獨立”變成“司法獨大”、“司法至上”。有人一方面鼓吹司法機關應當在社會中占有顯赫的公權力,一方面卻拒絕以社會通行的標準增加透明度讓公眾監察,難怪有人說:法官大人們太霸道了!事實上,香港司法機關與所有公權力機關一樣,都要接受社會的監督。香港特區沒有哪個公共機構、哪個公職人員有權拒絕監督,也沒有任何機構可以成為自說自話、自把自為的“獨立王國”。

        法官利益申報 公眾無權查閱

        香港的行政、立法機關多年來已建立起一套具透明度的利益申報制度,以便公眾監察官員、議員的財產及投資等狀況,避免其在行使公權力時產生利益沖突。不過原來在利益申報一事上,香港的法官享有特權,公眾根本無權查閱其利益申報資料。

        《大公報》早前曾向司法機構詢問法官的利益申報資料,一開始僅得到回復稱,法官及司法人員在接受任命后,須以書面申報其在香港的投資。記者其后再詢問如何查閱這些申報資料,司法機構一度口頭回覆稱“無補充”;直到記者多番追問,司法機構才遲遲回應稱,有關資料不作公開查閱。

        持外國公民身份數目無人知

        公眾同樣無法得知的還有香港法官持有外國公民身份的數字。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后,有立法會議員曾向司法機構查詢各級法官及司法人員持有外國公民身份的數量;但司法機構稱沒有備存有關統計,亦未有計劃改變目前法官及司法人員投資或其他利益申報的安排。

        司法機構回復《大公報》查詢時,原文抄錄了一段2005年回應議員有關法官利益申報質詢的文字,提及“一個明理、不存偏見、熟知情況的旁觀者會作出結論,認為該位法官有偏頗的實在可能時,則他的聆訊資格便被取消”;但司法機構未有進一步解釋,當“旁觀者”不掌握法官利益申報等資料時,如何“作出結論”。

        事實上,法官的利益申報與案件的公正審理及公眾利益密切相關。

        資料顯示,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賀輔明(Leonard Hubert Hoffmann),於1999年在英國處理備受國際關注的“皮諾切特引渡案”時,沒有披露妻子與涉及案件的國際特赦組織存在長達20年的雇傭關係,并在此情況下作出有利國際特赦組織、不利皮諾切特的裁決,引起輿論嘩然及被炮轟司法不公,案件須發還重審。賀輔明事后被英國司法機構公開譴責,惟他至今仍在香港終院穩坐一席。而這名法官曾力撐所謂“公民抗命”是“光榮傳統”。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国产丝袜无码免费视频